发布日期:17/06/27 来源:http://www.zzgame.net 标签: 比分直播网
4月21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21日刊文称,安倍首相再度执政后提出,将在两年内使通胀率上升2%,以刺激贷款、投资、物价、工资、消费同步增长。分析表示,日本不增加消费税率无法改变“寅吃卯粮”的财政窘境。因此,“量化宽松”和增加消费税率,是达到实现通胀率2%从而走出通缩的不二选择。   文章摘编如下:   香港《南华早报》2月26日文章,原题:中国必须保持人民币升值 货币战争正席卷全球,中国首当其冲。过去几年,人民币大幅升值,同时中国出口下滑,通缩风险不断加大。基于此,许多人建议,中国最合乎常理的做法应

  4月21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21日刊文称,安倍首相再度执政后提出,将在两年内使通胀率上升2%,以刺激贷款、投资、物价、工资、消费同步增长。分析表示,日本不增加消费税率无法改变“寅吃卯粮”的财政窘境。因此,“量化宽松”和增加消费税率,是达到实现通胀率2%从而走出通缩的不二选择。

  文章摘编如下:

  香港《南华早报》2月26日文章,原题:中国必须保持人民币升值 货币战争正席卷全球,中国首当其冲。过去几年,人民币大幅升值,同时中国出口下滑,通缩风险不断加大。基于此,许多人建议,中国最合乎常理的做法应该是,改变货币政策,让人民币贬值。但这将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从表面上看,形势无疑不容乐观。在此背景下,许多人都预期中国货币政策将进行调整,从升值转为贬值。这一调整似乎令人心动,能够为经济增长和物价的下行压力提供暂时的慰藉。但这一措施有可能会适得其反,原因有三:

  按照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的解释,油价下跌利好日本经济,但短期内会抑制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按照安倍首相的货币政策顾问山本幸三的解释,除了油价下跌这一因素外,还因为去年4月将消费税率从5%上调至8%阻碍了国内消费。

  以“油价下跌”为由未免牵强。虽然国际原油价格一路下滑,但日本经历了东北地区大震灾的核电事故后,需要用进口能源代替核电,油价下跌利于企业节约成本,给企业以提升员工薪资的空间,有利并且确实助推了物价上行。

  认为“增加消费税”阻碍物价上涨的理由似乎可以成立。在“安倍经济学”提出后,2013年日本GDP一直处于增长态势,曾连续6个季度呈增长趋势,但2014年4月将消费税税率从5%提高到8%后,第三季度GDP急剧萎缩至-7.1%,第三季度下降1.9%。安倍首相也在记者会上指出,将消费税率从5%上调至8%,成为抑制个人消费的严重负担。

  但是,单纯以消费税率增加导致日本GDP走低进而影响工资和消费,仍缺乏说服力。因为,1997年桥本龙太郎内阁首次将消费税从3%增至5%,曾使日本财源急剧扩张,当年度税收达到空前的53.9万亿日元,比1996年多1.8万亿日元,财政收入增加3.4%。

  为何安倍晋三内阁增加消费税率不仅没有出现那种状况,而且导致经济数据急剧下行?关键是桥本内阁时代,外贸是拉动日本经济的关键要素。

  1997年,日本外贸顺差额为825亿美元,顺差额占外贸总额的10.8%,而2013年日本贸易逆差却达到11.4745万亿日元(约合68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5.3%,不仅连续3年逆差,而且创1979年以来历史新高。2014年贸易收支出现12.7813万亿日元逆差,比2013年增长11.4%,再创新高。由此我们不难发现,国际收支失衡才是物价上涨率难以达到2%的关键因素。

  下一步安倍政权和央行还会采取什么经济和金融措施?研究显示,以消费者价格判断,日元兑美元约被低估了32%。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日元兑美元一直维持在7日元区间,几乎没有什么变动,说明日元继续贬值有不小阻力。

  今年4月中旬,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布•卢和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华盛顿会晤后发布公告,强调各国遵守G7和G20承诺的重要性,包括为国内目标而利用国内政策工具、不要针对汇率下手。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货币政策的转变将破坏中国在改革与再平衡道路上的进展。事实上,人民币升值符合中国从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向消费导向型发展转变的重要目标。人民币的稳步升值与这一目标相一致,不应该进行改变。它提高了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减少了任何与货币相关的出口补贴。

  第二,转而执行货币贬值政策将会点燃中国主要贸易伙伴国的反华情绪,尤其是美国。美国国会多年来一直希望对中国出口商家施加贸易制裁。美国众议院一个两党联盟提出了所谓的《汇率改革促进公平贸易法案》,该法案将货币贬值视为补贴,允许美国针对进口产品征收高额补偿关税。如果中国插手将货币贬值,美国支持反华贸易行动的政治力度无疑会加强。

  近期,日本央行以8:1的投票结果决定,维持基础货币目标不变,但是一些金融分析专家认为,日本可能继去年11月将购债规模从70万亿扩大到80万亿日元后,今年继续扩大到90万亿日元。根据美国彭博社今年2月5日至10日对35位经济学家进行的调查,其中有26位认为日本央行今年还会继续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大多数认为10月会采取行动,有7位认为会在4月采取行动。

  日本公共债务现已超过1000万亿日元,是日本年GDP的两倍左右,为世界之最,不增加消费税率无法改变“寅吃卯粮”的财政窘境。因此,“量化宽松”和增加消费税率,是达到实现通胀率2%从而走出通缩的不二选择。

  最后,人民币贬值政策将激化全球货币战争。在这个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时代,竞争性货币贬值已成为世界主要出口国的标准动作,先是美国,然后是日本,现在是欧洲。如果中国加入这场竞赛,其他国家也将冒险采取升级行动,全球金融市场将会遭遇新的严重不稳定因素。

  正如中国在1997年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抵御住人民币贬值的诱惑,在阻止地区传染中发挥关键作用。它今天同样必须坚持到底,这在杂乱无章的量化宽松背景下尤其重要。(作者斯蒂芬·罗奇,王秀森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