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17/07/14 来源:http://www.zzgame.net 标签: 足球改单
12月16日电 台湾《旺报》16日刊文称,FOF(Fund of Funds)即基金中的基金,也就是组合基金。不同于一般的基金以股票、债券等有价证券为投资标的,组合基金以基金为投资标的,以降低风险、实现特定投资策略的目的。台湾的基金公司要进入大陆市场,与银行理财通过FOF的合作模式不失为一种快捷方式,既能深化与大陆银行的合作关系,又能拓展业务范围,打入大陆的财富管理市场。   文章摘编如下:   3月5日电 台湾《联合报》5日发表社论称,台北市政府成立“体检小组”,将对“大巨蛋”(大巨蛋BOT工

  12月16日电 台湾《旺报》16日刊文称,FOF(Fund of Funds)即基金中的基金,也就是组合基金。不同于一般的基金以股票、债券等有价证券为投资标的,组合基金以基金为投资标的,以降低风险、实现特定投资策略的目的。台湾的基金公司要进入大陆市场,与银行理财通过FOF的合作模式不失为一种快捷方式,既能深化与大陆银行的合作关系,又能拓展业务范围,打入大陆的财富管理市场。

  文章摘编如下:

  3月5日电 台湾《联合报》5日发表社论称,台北市政府成立“体检小组”,将对“大巨蛋”(大巨蛋BOT工程)进行严格的安全检查,若安检未过,不排除与远雄解约,甚至将巨蛋建筑拆除改种绿树。“核四”(台湾第四核电厂)都可以宣布封存,那么造价三百亿(新台币,下同)的“大巨蛋”要拆除推平,有些人其实也未必有什么感觉。

  文章摘编如下:

  目前大陆的FOF主要是保险系FOF、券商系FOF、私募系FOF和银行系FOF。从体量上看,社保FOF占主导地位,但是社保的资金来源稳定,考核也并非市场化;在市场化的机构中,券商系FOF占据主角。

  自负盈亏观念未彰

  目前存续的券商资管产品53支,操作上以指数基金和场内外基金套利为主;依信托或管理人自主发行的私募组合基金在80支左右;目前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尚无FOF产品发行,而以偏股型公募基金为主要对象FOF也有待发展。可以看出,无论从基金的规模还是形式上来说,与海外FOF基金都有较大差距。

  近年来,大陆银行系FOF产品发展较为缓慢。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出生时点不佳,在牛市末端的2007年大量发行股票型FOF产品,必然在随后的股市泡沫中给投资者带来损失,影响产品声誉。二是股票型FOF是净值浮动型的,大陆投资者大多尚未转变观念,“投资者自负盈亏”的风险文化还未形成,使得FOF并未广受欢迎。三是大陆的基金公司投资行为偏散户化,业绩波动较大,同时银行相对缺乏遴选基金管理人的专业人才,难以选出优异基金标的。

  眼下随着大陆利率市场化的完成、银行加速转型以及银行理财的迅速发展,未来几年银行系FOF“腾飞”可期。银行系FOF相对于券商系、私募系而言具有最大的优势,在于较强的渠道优势以及较好的品牌声誉。同时,银行系FOF需要继承银行稳健经营的理念,避免业绩大起大落,因为大陆投资者不同于海外相对成熟的投资者,恐难接受理财产品大幅亏损。若FOF投资业绩不佳,最后可能牵累银行声誉,得不偿失。

  故应着眼以下几点,稳固发展基础:

  一是提升大类资产配置的投研能力。海外研究发现,择时和资产配置获取的超额收益要远远大于证券选择的收益。大类资产配置是构建FOF的核心。银行作为宏观经济最重要的参与者和市场资金的主要提供者,对于宏观研究和资产配置应具有相对独特的优势。

  二是初期构建以债券型FOF为主、股票型FOF为辅的组合策略。当前债券市场绝对收益率水平较低,未来仍有下降的趋势,而产品端的负债成本下降缓慢,因此亟需拓展投资端收益来源。目前银行理财受制于自身加杠杆的限制,但可利用债券FOF的形式,借助外部管理人的灵活性,在可控的范围内增加杠杆比重,增厚债券投资的收益。

  三是按风险承受度,将合适的FOF卖给合适的投资者。银行理财理应承担起投资者风险匹配的职责,将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投资者才是产品的长久发展之计。特别需要让投资者对未来的可能风险和损失更加了解,而不只是基于产品过去的业绩,因为风险都是针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大巨蛋”的争议原是护树及疏散通道的问题,如今急转直下,竟演成“拆蛋”危机。柯市府的诊治手法,直如要把一个呼吸道感染的病人送去安乐死,这是什么邪门医术?

  柯市府强调公共建筑的安全,这是绝对正确的。柯文哲对一个纪录堪虞的财团持特别审慎的态度,这也是必要的。甚至,台北基于维护环境及民众权益的立场,对远雄提出一些格外严苛的要求,也都能够获得社会支持。但今天柯市府的态度,并不是针对既有的问题和疑虑要求远雄改善,也不是想要让“大巨蛋”的安全达到万无一失,而是想方设法要用行政权力干扰工程进行并丑化远雄形象,甚至将“大巨蛋”就地正法。这种态度,是在解决问题,还是在制造问题?

  “大巨蛋”园区的面貌如今已逐渐成形,除了大大影响原本空旷的天际线,未来也势必对当地的交通造成冲击,而成为当地居民的梦魇。然而,这些都不是今天才看到的问题,在多年的规划过程中,这些问题一再被提起,也经过讨论;但是,市府挡不住许多市民渴望拥有一个“大巨蛋”的期待,终而付诸行动。目前,“大巨蛋”的建筑经费将近三百亿元,在柯市府下令把它拆掉前,最好先想清楚这三百亿要由谁来赔?

  近几年,台湾因为经济竞争优势减退,社会弥漫一种内缩、后退的虚无气氛,对于新的政策感到恐惧,对于未知的事物充满怀疑,对虚构、恫吓的台词却热血洋溢。在这种心理下,服贸被说成“卖台”,“核四”(第四核能发电厂)被说成“祸延子孙”,高速公路ETC被形容为“公然抢钱”;也因此,已经投入三千亿元的“核四”都可以宣布封存,那么造价三百亿的“大巨蛋”要拆除推平,有些人其实也未必有什么感觉。问题在,“核四”涉及的是人们对核能的深沉恐惧,以及对永续家园的期待;但是,“大巨蛋”又是什么可怕的妖魔工程,需要动不动就说拆除?

  “大巨蛋”完工启用前,必须通过安全检测,才能拿到使用执照;这对任何工程来说,本来就是必要的程序。而根据长年以来的实务经验,任何工程安检都会查出大小不一的缺失,必须利用各种办法逐一修正补强,再经复查确认安全;至于严重到得全部拆掉夷平的例子,几乎闻所未闻。也因此,柯市府任意放出“拆蛋”之说,究竟只是给远雄“下马威”的战术运用,或是市府团队人马挟柯文哲之威风到处招摇,这恐怕就是柯文哲必须要求团队内部自我约束的事。

  柯文哲是外科急诊医师出身,他看事情往往从“急症”的角度着眼,痛下猛药抢攻时效。然而,治理一个城市毕竟与急诊室不同,需要有综合性视野和长短程考量,才能开对处方。一个月前,我们就建议过柯市长:“感冒不必用叶克膜”;原因就在,柯文哲对眼前事皆以“弊案”的眼光痛加挞伐,不仅有失轻重,更可能造成是非混淆,最后更因诊断失准而坏了自己声誉。试想,一部汽车如果是机电有问题,当然是要修理调整或更换零件;如果是失去动力,或许就得更换引擎;无论如何,人们会因为一点毛病而把整部汽车丢掉吗?

  台湾基金发展蹊径

  因此,台湾的基金公司要进入大陆市场,与银行理财通过FOF的合作模式不失为一种快捷方式,既能深化与大陆银行的合作关系,又能拓展业务范围,打入大陆的财富管理市场。大陆的财富管理仍处于新兴阶段,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随着人民币加入SDR,未来的资本双向流动加快,大陆资金海外的理财需求也将上升,将是台湾资产机构的良好发展机会。(萧阳)

  这次,柯文哲既然要另请体检小组对“大巨蛋”进行检验,他最好能聘请最专业的团队,做到安全的滴水不漏;这样,他才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因为,万一体检小组认为“大巨蛋”安全无虞,一旦柯市府发出使用执照,此后“大巨蛋”再有任何问题,民众都会把帐算在他的身上;毕竟,以柯文哲之严厉,经其急诊室彻底治疗过的案例,还能出错吗?

  持平而论,“大巨蛋”目前需要的修正和调整,应该是缩减它的经营密度和容纳规模,如此才能减少其营运后对整个区域的冲击,而不是一味在那里刁难它、丑化它,或扬言将它拆除。“大巨蛋”会不会变成下一个“核四”,不该是市民担心的事,而是柯市府要担心的事。如果柯文哲和他的团队不断地诅咒,“大巨蛋”有可能变成不受欢迎的怪物;然而,那真是一个急诊大夫想要施展的手术吗?

内容搜集整理于澳门博彩http://www.vertu888.com/kKVJcbV/,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友情链接